红橙绿文创室——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
气候变化牵动生态政治风向标_红橙绿编辑部-一个创造奇迹的地方

气候变化牵动生态政治风向标

《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第14次大会,即波兹南会议,是从巴厘岛通往哥本哈根的中间会议,会议总结了今年气候变化谈判取得的进展,各个国家以及利益集团将为明年年底在哥本哈根就2012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达成新的温室气体减少排放协议做准备。然而,这次会议,没有..

立即咨询

快速申请办理

称       呼 :
手机号码 :
备       注:
分享:

气候变化牵动生态政治风向标

发布时间:2011-08-22 热度:

气候变化牵动生态政治风向标
孙天阳  东北林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 
[摘要]《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第14次大会,即波兹南会议,是从巴厘岛通往哥本哈根的中间会议,会议总结了今年气候变化谈判取得的进展,各个国家以及利益集团将为明年年底在哥本哈根就2012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达成新的温室气体减少排放协议做准备。然而,这次会议,没有一份有阶段性重要意义的文件可以问世,这种乏善可陈的结果,深刻反映出各国在许多制度安排和减排承诺上意见依旧分歧巨大。这意味着需要通过谈判方式来确定政治导向。
[关键词]波兹南     气候变化    生态政治
作者简介:孙天阳(1983-),女,黑龙江哈尔滨人,东北林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2007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生态政治。
联合国秘书长、南韩外交官、政治家潘基文:现在已迫在眉睫,该做决定了!我很有信心,各位会做出明智抉择来因应对全球暖化,科学家已说得很清楚,气候变迁是我们一起造成的,让我们同心协力解决。
——波兹南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
一、波兹南会议简介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国大会于2008年12月1日至12月12日在波兰波兹南召开。会议决定启动“适应基金”,并通过的2009年工作旨在争取在明年年底丹麦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就应对气候变化达成新的全球协议计划,标志着2009年气候变化谈判进程正式启动。
(一)波兹南会议的重要性
联合国在波兰波兹南举行的气候谈判从2008年12月1日开始,开启了为防止危险的气候变化而达成一份新的全球协议谈判的下半个阶段。谈判进程从去年印尼巴厘岛会议开始,并将于2009年在丹麦哥本哈根结束,波兹南会议是从巴厘岛通往哥本哈根的中间会议,新的协议将取代2012年到期的《京都议定书》。所以在此次会议上各个国家以及利益集团的立场和态度将成为新协议达成共识的基础,形成的会议性文件也将成为新协议的初稿,指示着生态政治的风向标。所以本次气候谈判是国际社会历来最复杂的谈判进程之一。正如《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执行秘书伊沃·德博埃尔说的,在距离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只有12个月之际,波兹南会议必须给气候变化谈判一个积极的开端,给谈判进程确定清晰的政治导向。[1]
(二)波兹南会议的作用
众所周知,京都议定书第一期到2012年期满,各国政府以及利益集团在2007年底的巴厘岛大会上一致同意,要维持和加强全球对抗变暖的努力,必须在2009年底的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达成新的气候协议。“巴厘岛路线图”的达成可谓来之不易。这次气候变化会议是在激烈的交锋与妥协中进行的,“路线图”绘制后,各个国家遵循“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原则,以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给人类带来的严峻挑战。波兹南会议将成为推动艰难谈判进程的一个机会,秉承以前谈判的结果,酝酿新一轮的谈判。
(三)波兹南会议的焦点
然而,巴厘岛会议之后,世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金融危机使一些地区的经济开始减速,应对气候变化是否会放慢脚步以及对“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的不同理解都是波兹南会议的关键话题。此外,波兹南将是持不合作态度的美国布什政府在下台前的最后一次出席会议,下一届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气候问题的态度让人期待。各方代表在巴厘岛取得的突破性成果,比如资金和技术转让的实质性进展,必须在波兹南取得进一步共识,以便为在哥本哈根气候变化大会上确定强有力的应对行动奠定基础。
二、会议的博弈
(一)发展中国家
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问题一直受到美国等发达国家的高度关注。2007年9月,由美国召集的“主要经济体能源安全与气候变化会议”在华盛顿召开,旨在让国际社会有必要对一些发展中国家所采取的应对气候变化的积极措施有一个“准确、全面”的了解,以促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沟通。在此次波兹南会议上,中国受到了“格外”的关注。
1.中国
美国前副总统戈尔在波兹南气候大会上发表演讲时对中国和巴西在减排方面的努力给予高度评价。戈尔在演讲中说,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中国即将成为世界的领导者之一,从其日前宣布的鼓励经济发展措施就可以看出”。
然而,发达国家因为过去的大量排放得到发展。限制排放等于限制发展。中国如何承担大国责任的同时可持续发展,不仅是发达国家关注的焦点,更是发展中国家在生态外交中争取技术和资金支持的关键。中国的发展要与发达国家展开长期的合作,然而在合作中,应该有相应的原则和立场。
首先,要正确理解“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正如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所说的,发达国家要切实履行其在《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下的义务,要继续率先大幅度量化减排,要给发展中国家提供“可测量、可报告和可核实”的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使发展中国家有能力应对气候变化;发展中国家要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在得到发达国家的资金、技术和能力建设支持下,根据本国国情采取积极的减缓和适应行动。
第二,要切实保障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发展中国家只有在发展经济和提高能力的基础上才能为应对气候变化做出更大贡献。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不仅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基础条件,也是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条件,在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中,发展中国家的发展权必须得到充分和有效的保障。
第三,要充分考虑并妥善处理公平问题。截至2004年,发达国家的人口仅占全球总人口的20%左右,但其累积排放量却占到全球累积排放量的75%。当前很多发展中国家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时期,需要合理的碳排放空间。而发达国家已经过度占有了全球有限的碳排放空间,挤占了发展中国家的发展空间。发达国家必须通过大幅度减排来为发展中国家腾挪出必要的排放空间,从而为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创造出公平的环境和条件。[2]在争取发达国家资金和技术支持的同时,中国更要为实现节能减排的目标而切实做出努力,努力改变自己的发展模式和发展低排放经济。
2.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博弈
此次会议上,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分歧没有弥合的迹象。没有得出任何会议文件的结果尤其令人沮丧:一是发达国家总体而言依然没有减排的政治意愿;二是发展中国家提出的技术转让等积极倡议和建议得不到有力回应。


关闭窗口
上一篇:我国环境统计制度的不足与完善
下一篇:我国自然保护区品牌建设初探

相关阅读

官方微信公众号

论文部97435085

江西省赣州市长征大道

出版部97435086

江西省赣州市长征大道

文创部97435087

江西省赣州市长征大道